澳门百家乐网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澳门百家乐网址 > 报摘新闻 > 正文

文章内容

返回网站首页

张治中之孙忆祖父抗战 在玩危险游戏

信息来源: 文章作者:足球推荐 更新时间:2017/05/22

张治中之孙忆祖父抗战:始终希望国共是一家

张治中在1932年淞沪会战时留影。

  5月20日电 香港《大公报》20日评论称,在首相安倍晋三的积极推动下,日本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修改安保法案等一系列措施,逐渐废弃“专守防卫”国策,架空了和平宪法。在此过程中,没有美的力挺,安倍断无胆量挑战国际秩序,没有美的助推,安倍也根本无力走到今天。

  文章摘编如下:

  8月20日电 张治中是指挥淞沪会战、力主联共抗日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且是国共抗战、谈判史上的重要人物。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张治中之孙张皓霆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张皓霆希望,以纪念抗战为契机抹平历史创伤,携手奋斗,共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张治中(1895-1969年),安徽巢湖人。他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一生珍视和平,为国共两党的和平不断奔走呼唤,被誉为“和平将军”。他赢得了共产党人的尊重和赞许。

  亲率第五军抗敌近半月

  张皓霆向记者讲述了张治中曾经的抗战故事。大革命时期,张治中就力求两党之合作 。面对此后的国共内战,他主动回避与中共作战,选择在中央军校任教。但是,当中华民族遭遇外敌入侵时,张治中毫不犹豫主动请缨。他曾参加1932年和1937年两次淞沪会战。淞沪抗战期间,张治中“誓以一死报国”,并立下遗嘱“望能以热血头颅唤起全民抗战”,亲率第五军奋勇抗战近半个月。

  张皓霆说,很多影视作品将张治中在两次淞沪抗战中描述成一个不听蒋介石命令、擅自组织第五军抗日的人,但实情并非如此。当时的中国基于军事实力等原因一直对日本采取忍让态度,但淞沪抗战爆发,令蒋介石非常气愤,发表了一份“国亡即在目前,凡有血气,宁能再忍!”的强硬声明。张治中主动请战,蒋表赞同,后派遣张率领最精锐的88师、87师参战,而这也是第五军由来。

  曾邀叶剑英教授游击战

  张治中是国民党中力主联共抗日的高级将领。张皓霆回忆说,张治中主政长沙期间,曾专门邀请叶剑英做国民党军人的游击战教官,国共两军关系融洽。

  作为将门后代,张皓霆表示,“我祖父始终希望国共两党是一家,都以民族利益为重,全体抗日军民都是抗日战争的中坚力量,都值得全民族尊敬,这次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就是一次抚平历史创伤,实现全民族精诚团结的重要契机。”

  多次直谏蒋介石

  张皓霆说,张治中是唯一敢对蒋介石多次直谏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张治中虽然长期置身于国民党最高决策层,但他从未参加一次反共内战。

  在国民政府时期,张治中曾多次就政治、军事等问题当面向蒋介石直谏,甚至发生争论。一次是1941年3月2日,张治中就“皖南事变”问题向蒋介石上万言书,痛陈对中共问题处理的失当,力主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第二次是1945年11月,张治中自新疆给蒋介石再次上万言书,主张用政治方式解决中共问题,反对内战。

  第三次是1948年夏天,张治中已看到“蒋家王朝”必然失败,但出于对蒋的忠心,仍然作最后的进言,再一次向蒋呈上了一封《对当前国是之检讨与建议》的万言书,甚至在文中有“为世界各国领袖中脾气最坏之一人”等批评。

  强调军人要有战死准备

  两年半前,安倍刚上台时,虽不乏否定侵略历史的“豪言”,也频释重塑日本的“壮语”,但对自己的政策能走多远,心中并没底。特别是对触碰恪守长达七十年的宪法“红线”,安倍更是心有余悸,尽管国内有诸多政客把和平宪法当作束缚日本的“紧箍咒”,历史上也不乏政治家试图突破这一羁绊,但均无一成功。

  恪守宪法规定的不战原则和精神不仅是社会的普遍共识,而且是日本取信于国际社会的基本标准。

  安倍的压力,除了来自周边国家外,也可能来自美国。作为二战战胜国,美有义务敦促安倍明确侵略战争的性质,有义务维护日本和平宪法精神,更有义务捍卫战后秩序。但多次试探后,美的模糊策略令安倍信心陡增。

  在历史问题上,美对日本国内出现的翻案逆流视而不见,仅从与周边国家和解的角度,促日妥善处理有关争议。在加固美日同盟上,美可谓倾心全部精力打造这块特殊“基石”。

  为此,美日修改了两国防卫合作指针,取消了日自卫队活动的地域限制,把两国防卫合作扩展至全球。去年七月,日本政府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内阁决议,美方旋即表示欢迎和“强烈支持”。

  不久前,安倍访美,奥安会全力打造两国防卫合作新指针。安倍内阁日前通过的《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及新制定的《国际和平支持法案》,也得到了美国的首肯。

  安倍已经摸清了美国的“底牌”,只要牢牢抓住美日同盟,利用美“重返亚洲”的急迫心理及“再平衡”力不从心的尴尬窘境,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圆前人可欲而不可求的“帝国梦”。

  美国为一己之私,放“虎”出笼,是在玩一场危险游戏。短期看,安倍的“积极和平主义”似乎颇对华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可从中获益,但从长远看,日本羽翼渐丰后可能首先拿美开刀,美可能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

  据张家后代回忆,“母亲一生对父亲的工作从不乱发表意见,但有一次,母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此时,张治中准备赴淞沪抗日战场,他的四弟张文心也将前往。张文心7岁时即由洪希厚带大,两人感情深厚,洪希厚对丈夫说:“开战时,让文心留在你身边,好吗?”对于妻子的这一请求,张治中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仗一打起来,是不分前后的。这次去上海,我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作为一名军人,文心也应当如此。”

  张家人回忆,张治中作为国民政府高级将领薪金很高,很多军政要员都用这些钱讨小老婆、游山玩水、盖别墅,然而张治中却把这些钱留下来兴办学校。(刘凝哲、凯雷、刘问渠)

  美日同盟是一种主仆关系。美提升日本战略地位,意图是利用其遏制中国,巩固世界霸权地位。而安倍的最终目的却是“复兴大日本帝国”,逐渐摆脱美掌控,成为与美“平起平坐”的“正常国家”。

  在安保合作上,美期望的是在其主导下美日安全防卫,而日本的最终目的是要独立行动,自主行使集体自卫权。美日战略目标存在尖锐冲突的一面,一旦日本“失控”,成了气候,对美也是威胁,其第一口可能就会咬向美国。(施君玉)

原载: (http://www.wxgzpt.cc)本文地址:http://www.wxgzpt.cc/bzxw/15893.html
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